<thead id="j1ztt"></thead>
<var id="j1ztt"><strike id="j1ztt"></strike></var><var id="j1ztt"><video id="j1ztt"></video></var>
<cite id="j1ztt"></cite>
<cite id="j1ztt"><strike id="j1ztt"></strike></cite>
<var id="j1ztt"></var>
<cite id="j1ztt"></cite>
<var id="j1ztt"></var>
<var id="j1ztt"><strike id="j1ztt"></strike></var>
<cite id="j1ztt"><span id="j1ztt"><thead id="j1ztt"></thead></span></cite>
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
  • 評論
  • 收藏

鄒城資訊網 2019-11-08 450 10

羅永浩的債主們:他們,又何嘗不是苦逼的創業者?

C型鋼機 http://www.yqjxsb.com/

原標題:羅永浩的債主們:他們,又何嘗不是苦逼的創業者?

羅永浩背后的債主們,正過得怎樣呢?

數日前,一紙自白聲明,羅永浩獲得了大家的諒解,成功從“老賴”洗白為“體面人”。洋洋灑灑幾百字的“老賴”CEO自白,羅永浩有解釋,有道歉,但反復強調的重點只有一個我本可以破產清算逃避債務,但是我選擇了承擔。

沒有意外,老羅再次收獲了滿堂喝彩!把哉撚肋h在掌握話筒人的手上,當所有目光都投放在‘賣藝還債羅永浩’上,又有多少人看到背后的那些公司收不到貨款被逼破產的事實呢?”有網友不滿地表示。

這次限制消費令的申請方江蘇辰陽電子,先后遭遇賈躍亭、羅永浩兩度債款拖欠,超4400萬元貨款追討無門,被稱為史上“最倒霉公司”。還有的手機防護玻璃供應商深圳市有限公司,其母公司曾在年初被爆巨額虧損,面臨破產風險,于今年5月接受了羅永浩的股權質押.....羅永浩背后的債主們,似乎被遺忘了。

“史上最倒霉公司”:

前遇賈躍亭后遭羅永浩,被迫對簿公堂

江蘇辰陽電子有限公司,乍聽起來似乎很是陌生,但只要翻一翻手邊的充電器就會知道,國產中高端手機標配的充電器,大多出自辰陽,錘子科技所拖欠的370余萬元欠款,也是源自未曾交付的充電器貨款。

作為手機行業上游供應鏈的供應商,江蘇辰陽電子主要從事電源變壓器、電源適配器、LED驅動電源器、汽車無鑰匙系統及通訊電器配件等產品的開發及生產,在錘子科技之前,其還不幸做過樂視的供應商,也曾因欠款問題鬧上法庭。

2017年7月5日,江蘇辰陽電子向丹陽市人民法院申請凍結樂視系三家公司的銀行存款或查封其等值的其他財產,金額高達4050萬元人民幣。而據樂視2018年所發布的《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關于累計訴訟、仲裁案件基本情況的公告》顯示,實際上樂視與江蘇辰陽電子的合同糾紛涉及金額包括2100多萬元人民幣以及1000多萬美元,合計下來,可達近億元。

隨著樂視垮臺、賈躍亭破產,江蘇辰陽電子的欠款愈加難以追回。禍不單行,在智能手機的市場萎縮之下,錘子科技也頹勢漸顯,2018年下半年,錘子科技出現經營危機,債臺高筑,最多時欠款高達6個億,這其中,就包括江蘇辰陽電子的370余萬元。

相比于錘子科技對外6億元的巨額欠款,370萬元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但對于江蘇辰陽電子而言,在樂視欠款的重壓之后,錘子加壓的這根稻草卻所承甚重,賈躍亭和羅永浩先后失敗的創業經歷牽連著這家“最倒霉公司”在外有4400多萬的貨款正在打著水漂。

回顧江蘇辰陽電子與錘子科技的業務合作,恰好始于其對樂視欠款苦追無果之際,或許當時的辰陽電子,還曾幻想從錘子身上找回一部分經營平衡,但沒想到,卻是跳進了另一個“坑”。

2017年5月,江蘇辰陽電子與錘子科技展開了業務合作,并為其提供了價值370多萬元的貨,但直到2018年11月,錘子方面僅支付了5萬元的貨款,約為總貨款的75分之一。由于索要剩余貨款無路,江蘇辰陽電子一紙訴狀將錘子科技告上法庭,而就在此時,錘子開始了第一輪拖延政策。

對簿公堂之際,錘子表示將分兩期付清貨款,并承諾在今年1月底之前先支付111萬元左右的欠款,剩余債務則延期三年。為追回欠款的江蘇辰陽電子無奈妥協,但沒有想到的是,直至2019年過半,錘子科技的首期還款還是遲遲沒有消息,雙方還款協議作廢。

江蘇辰陽電子為此再度告上法院,經判決,錘子科技需在10日之內還清所有欠款,此時的錘子科技,展開了第二輪拖延戰略。

錘子科技以異地法院審理無效為由提起上訴,要求改經北京朝陽區法院審理此案。業界人士表示,以管轄權為由提起上訴往往被看作是拖延政策的一種,目的就是拉長案件的審理過程,延后判決時間。而在部分網友看來,這就是“耍流氓的常規討論”。

不出所料,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然而江蘇辰陽電子仍多次催要欠款無果。直到今年10月30日,江蘇辰陽電子向法院提出了針對羅永浩的消費限制令,一時引發輿論嘩然。據澎湃新聞報道,11月3日,就在羅永浩“老賴”自白的同一天,錘子公司已聯系辰陽公司,承諾分三期還清拖欠貨款,首期支付100萬元,以求雙方達成和解,解除對羅永浩的消費限制。

羅永浩背后的供應商債主們

江蘇辰陽電子其實只是羅永浩眾多債主中的一個供應商代表。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上游供應商、合作方無處追債,正在被錘子的欠款拖垮。

據數據顯示,從今年5月起至今,錘子科技陸續新增股權出質信息,出質人均為羅永浩,質權人中則包括電子科技公司、公司、材料公司、文化傳播公司以及公關公司等等共49家公司,出質股權數額從幾百塊到幾百萬不等。

不難發現,這些公司所從事的領域大多從屬于手機產業鏈上下游,涵蓋電子硬件產品的技術開發、設計、生產與加工各個環節,還包括信息技術傳輸與開發等軟件服務商,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和江蘇辰陽電子一樣拿不到錢的供應商債主們,錘子的股權出質行為大有為資轉債的嫌疑。

今年5月,羅永浩就曾將314.97963萬的股份出質給其手機防護玻璃供應商深圳市藍思科技有限公司,這也是目前為止數額最大的一次股權出質。

耐人尋味的是,在此次股權出質完成后,深圳市藍思科技有限公司隨即撤回了一則有關錘子科技的買賣合同糾紛,解除凍結錘子科技與羅永浩銀行存款190余萬元及查封、抵押價值相當的其他財產。而在此之前,藍思科技的母公司藍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年初因連年虧損面臨破產風險。

業界人士表示,公司通過股權質押進行資金周轉其實很常見,但大多抵押給銀行或擔保公司,直接向債務人質押的情況較為少見。

創業維艱,

“債主們”何嘗不是苦逼的創業者?

一部分供應商拿不到錢就退而求其次的接受了股權質押,還有一部分供應商不得不撕破臉皮在微博直接喊話。

一位名為“瘋狂的楊林”的博主就在微博艾特羅永浩稱,其在一年多前找羅永浩要來了項目,成為了錘子的供應商,然而自己開具了項目發票,掏了稅費,卻失去了錘子的消息“私信多次羅老師也沒有得到任何回復,反正你很個性,我也隨性一把。錢,我還得通過這種方式要,至于要不要得到也得吶喊一下。給不給,就看你的”。

公開要債的路子顯然更能擊中羅永浩的痛點,羅永浩迅速回應稱已經聯系負責供應商債務處理工作的同事,并再三表示歉意。此次江蘇辰陽電子的情況也大致類似,直到引發了輿論的熱烈討論,錘子方面才會放棄拖延政策,認真討論還錢的問題。

作為一個理想情懷的宣傳者,羅永浩是成功的,但作為一個腳踏實地的創業者,羅永浩做得顯然沒有那么成功。

因為“只想做手機”的個人理想,羅永浩不顧智能手機行業的萎靡情勢,一股腦扎進了紅海之中,由于對“設計、精品、情懷”的堅持,羅永浩捧著高端定位不屑去做千元機,結果高不成低不就,高端定位無人買賬,打造低端又下不來臺。

回顧錘子科技每一次的新品發布會,都好似一個明星見面會,黃牛倒票、媒體頭條,羅永浩早已習慣了這樣的風光,以至于如今進入了創業的至暗時刻,仍在收割情懷。

“創業維艱,過程難免窘迫狼狽,但不管身上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戰士不下戰場,一切都有可能,何況最后實在不行,該戰士還可以‘賣藝’還債!边@一番自白,羅永浩獲得了滿堂喝彩。

然而,對那些因錘子欠款無辜被拖垮的供應商們而言,他們連“賣藝”的選項都沒有。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分享

邀請

下一篇:暫無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0)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鄒城資訊網  

© 2015-2020 Powered by 鄒城資訊網 X1.0

微信掃描

加拿大28微信群公众号二维码 炝羊肚青椒网| 文化文学| 炒榛子酱网| 中国气功养生| 新浪财经| 香炸龙凤蛋网| 中国证券网博客网| 老冬瓜荷叶汤网| 龙眼凤肝网| 西安新闻网| 烹白肉网| 好心情美文站| 龙潭钓玉牌网| 姜丝肉蟹网| 心理健康网| 泸州网| 爆三样网| 烟熏排骨网| 游戏中国| 中国职业教育装备网| 豉汁蟠龙鳝网| 菊花鱼丸网| 杭州网| 百色新闻网| 蛋心圣女果网| 大鱼头豆腐汤网| 大智慧| 粉丝海米芹菜汤网| 机票芒果网| 好心情美文站| 东方电视台| 雪耳冬菇猪胰汤网| 五柳黄花鱼网| 沙锅牛尾网| 中国院参事室| 中国电视报| 幻剑书盟| 东莞时间网| 扒海羊网| 中国滑雪协会| 安庆新闻网|